談起村裡兩次遭受不明氣體侵害,蘇莊村村民很是氣憤。 本報見習記者 蘇洪印 攝
  14日凌晨,濟寧汶上縣寅寺鎮蘇莊村的村民遭受不明氣體侵襲,共約30餘村民集體出現胸悶、氣短、頭暈的癥狀。16日,“毒氣”再次來襲,因為村廣播緊急通知疏散,這次村民的癥狀較輕。被緊急送往醫院觀察治療後,部分村民癥狀緩解離院,目前還有兩人留院觀察。
  事發後,濟寧立即組織安監、環保等部門聯合介入,並於17日上午將位於該村約兩公裡外的一疑似排污源搗毀。
  本報記者 孟傑 本報見習記者 蘇洪印
  開門後差點 被刺鼻味道熏倒
  17日下午2點多,在汶上縣人民醫院住院部5樓呼吸內科的病房裡,還在吸氧的蘇莊村村民劉桂花回憶起村裡突然而來的“毒氣”。
  “頭一天還好好的,我還出去幹活了。”13日晚上,劉桂花確定門窗都關上後,早早睡下。意外在14日凌晨4點發生,“早晨天還沒亮,我就覺得身體不舒服,喘不過氣來,渾身沒勁,接著聽見外面很吵。”
  “開門後,一股刺鼻的氣味迎面過來,差點把我熏倒。”用濕毛巾捂住口鼻來到大街上,劉桂花看到很多村民也像她一樣出現頭暈、胸悶、氣短的癥狀。
  “很快,村裡來了很多輛救護車。”因為出現不良反應的村民太多,劉桂花一直等到14日下午3點多才坐上救護車來到了汶上縣人民醫院。
  “當時,被送來的村民主要癥狀是胸悶、氣短、咳嗽、頭暈,都是氣道高反應的癥狀。”汶上縣人民醫院醫務科副科長田亞民告訴記者,14日共有30位蘇莊村村民被送到醫院治療,部分村民好轉後自行離院。截至18日晚,仍有一位有輕微哮喘癥狀的在呼吸內科觀察,一位有些頭疼的在神經內科觀察。
  “毒氣”二度來襲,村民四處避難
  17日下午5點多,除了過往車輛的聲音,蘇莊村顯得特別安靜,修葺一新的村間路上難尋幾個身影。
  14日之後,村民沒有想到,“毒氣”再次來襲。
  從15日開始就陸續有村民從醫院回來,為了防止毒氣再次瀰漫,很多村民不管白天晚上都門窗緊閉。“16日晚上,我還在睡覺,就被哥哥叫起來了,一開門就聞到了一股臭氣。”11歲的女孩曉曉告訴記者,16日晚上11點多,她被哥哥叫醒後,就跟著哥哥、嫂子和其他村民,來到了汶上縣人民醫院。
  “村裡的廣播一喊,大家都趕緊出來了,路上來來往往的都是車,有的去親戚家避難,有的去了縣醫院。我和一些村民在鎮上的衛生所獃了一宿。”村民於關清口裡不停念叨,“都出去避難了,16日晚上,我們村都成空的了,連90多歲的老人都沒留下。”
  村民趙相華一直都在青島打工,16日聽說妻子和7個月的孩子身體出現異樣,連夜從青島趕了回來。“我回來時他們和其他村民都還在縣醫院觀察,今天好一點後就回來了。”17日,趙相華告訴記者,岳母因為擔心女兒和外孫身體出現不適,17日一早便把他們母子倆接走了。
  煉油廠距村兩公里,只在深夜開工
  蘇莊村黨支部書記郭克良介紹,16日晚上氣味還在村裡蔓延,在村子周圍排查污染源的濟寧市、汶上縣的安監、環保等部門工作人員立即循著氣體排出方向排查,最終在村子西南方向兩公里處發現了疑似排污源頭。氣象部門提供的消息顯示,14日凌晨和16日深夜的“毒氣”散髮時刮的是南風。
  “在汶上縣與梁山縣交界處的一個小村莊裡,發現了一個正在排放濃重氣味氣體的小型煉油加工廠。”郭克良說,煉油廠排出的氣體和村民們聞到的氣味很像。
  跟隨排查污染源的濟寧市環境監察支隊支隊長陳博告訴記者,該小型煉油加工廠占地約5畝,廠房共有兩個煙囪。從實地查看的情況來看,該加工廠開始生產沒多久,並只選擇在夜間從事生產加工。經過了一夜觀察,17日上午,濟寧市環保局環保監察支隊聯合梁山縣環保局等部門已將該煉油廠搗毀,公安機關也已經將該廠負責人控制。
  儘管小型煉油廠被搗毀,但村民們懸著的心依然沒有徹底放下。“在村子的東南部,還有一個大型化工廠。現在出了這事,村民們都很害怕,我們村離那個化工廠最近,住著都沒有安全感。”一位村民告訴記者。
  “目前,還不能確定小型煉油廠與蘇莊村村民的集體不適有直接關係。”陳博說,污染源排查工作仍在進行中。
創作者介紹

江若琳

ai03aiarh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